微兮

【杰宝】心悦君兮君不知<序>

“两杯抹茶拿铁,谢谢。”

一道温润的男声,轻轻响起。王柳羿鬼使神差般地抬起头,是那个人——喻文波。

心跳漏了一拍。

“六一?咖啡溢出来了……”

一同工作的葛炎推醒他,赶忙跑去拿抹布。

王柳羿不经意间疑惑地瞟了葛炎一眼,

果然,你也忘了啊。

“哦,哦!抱歉……”

面对经理的责骂,王柳羿轻声说着抱歉。

再抬头,喻文波已经不站在那里了。他正一口口地啜着手中的拿铁,对面坐着一女子,面容姣好。

那是他女朋友吧。

王柳羿想,颓丧地垂下头。

他告诉自己不要再去想那些事了。

一个TGA都上不了场的辅助,居然痴心妄想去配上天才AD?

呵。




“秦医生,”

喻文波见手里的咖啡见了底,才开口。

“我最近这是怎么了,总是做一些奇怪的梦……”

语气一如多年前的少年,小心翼翼。

“你说,你经常梦到有人叫你‘杰克哥’,是吗?”

[贼6]陪你去看捉妖记


韩金转会了。

但这也不妨碍陈裕添与他增进感情。

“冷少冷少,”陈裕添一大早就给谢天宇打电话,“最近有什么好看的电影啊?”

“电影?”谢天宇刚起来,还有点起床气,但一秒清醒,“你小子该不会是有女朋友了吧!”

“女朋友没有,不过我有马哥嗷!”小杂毛一脸兴奋。

“你俩还好着啊……”谢天宇随便翻翻和女朋友的聊天记录,“你带他去看捉妖记2吧。”

“捉妖记2?我超喜欢胡巴的!”陈裕添挠挠头,“就是不知道马哥会不会喜欢。”

“那就看你本事了,挂了啊!”谢天宇结束了通话。

陈裕添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鼓气,然后小心翼翼地打开与韩金的聊天界面:

[马哥~]

[怎么了]

[你今天有什么安排吗(ღ˘⌣˘ღ)]

[没]

[那个,,我…我有两张电影票……]

[陪你]

啊?

陈裕添有点懵。

但又手脚麻利地将地址和时间给韩金发过去。

[好]

[你看电影  我看你]

END

平平淡淡才是真……

[芽驼]潜移默化

“外面要下雨了啊。”金赫奎从窗帘那边走过来,担忧地说道。

“所以赫奎就不要出门了吧。”高东彬适时开口。

“不行啊东彬哥,我答应了iko要一起吃饭的。”金赫奎摇摇头,转身去拿外套。

“可天气预报说是暴雨呢,赫奎可以改天约时间的。可别再把自己弄生病了。”赵世衡正好打完一盘rank,回头对金赫奎说。

“我会照顾好自己和iko的,哥就放心吧。”(羊驼笑)

“meiko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吗?你忘了上一次你生病的时候,大家伙为你忙的团团转的样子了吗?你就不能让大家为你少操点心吗,金赫奎!”一旁一直没有说话宋京浩突然开口,连珠炮似的喷出这些话。

“我……”金赫奎的被说的有些委屈,想到上次的事情,眼眶微微泛红,“我不会让大家为我担心的。”

“好了好了”看宋京浩还不准备放过金赫奎,老队长赶紧开口劝道,“京浩你也少说两句,赫奎也不是小孩子了,知道怎么照顾自己的。”

“哼!”宋京浩头撇到一边去,继续低头rank。

“赫奎你也别生气啊,京浩也是担心你。”老队长开启苦口婆心模式。

“嗯。”金赫奎应了一声,还是有些委屈。

京浩哥怎么可以这样子呢。

天过了一会儿又放晴了,丝毫不复之前的阴沉模样,像极了刚刚莫名发怒的一个人。

后来还是meiko说他那边有事,很抱歉地向金赫奎取消了这次碰面。

失落的羊驼并没有注意到得知消息后的宋京浩眼底的那一抹笑意。

宋京浩好像刚刚那一幕并没有发生的样子,继续和金赫奎打闹。

金赫奎也没有放在心上。

但其他人都发现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。

可看看正在嬉笑玩闹的上单和ADC,又说不出到底有什么不同。

吃饭的时候大家都在观察这两人。

得出了“上单和ADC关系真好”这一结论后,没有人再敢往下想了。

细思极恐。

END

来自大年初三的新年快乐😂😂😂

[舅夜/舅笨]只知花开(2)


没错,又是清水……😶

——  ——  ——  ——  ——   ——  ——

we的双c就这样僵了几天,慢慢地 ,大家都开始发现他们的不对劲了。

“小伟,”向人杰叫住了准备去拿饮料的苏汉伟,“你和陈圣俊是咋了?”

“啊?”苏汉伟不知道是没有反应过来还是在装傻。

“你看看你俩这两天的样子,成天眉来眼去的。”说着,冲苏汉伟抛去一个暧昧的眼神。

苏汉伟耳根一红,心一急,说话有些结巴:“谁…谁和他…眉来眼去了!向二狗你别不当人。”

“啧啧。”

——  ——  ——  ——  ——  ——  ——  ——

“圣俊哥最近是和兮夜闹什么矛盾了吗?”Ben缓缓摘下耳机,看向Mystic,慢吞吞地问。

“没……”Mystic下意识地想要逃避这个话题,纯粹是不想被小辅助看出自己小小的嫉妒心。

“没事就好,”Ben轻轻地笑起来,“如果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,哥直说就好。”

Mystic看向这个与自己同样来到异国他乡追梦的人,心里有些感动。

片刻,他轻起薄唇:“东贤啊,我是不是真的很辣鸡?”

“怎么会呢,哥怎么可以这么说自己呢。”Ben没有想到自己的ADC会这么说,连忙安慰。

“是我拖累了xiye。他在这么凯瑞的一年,却遇上像我这么孤儿的队友。”Mystic不知道突然想到了些什么,苦恼地抱住头。

虽说“舅夜cp”被广大粉丝追捧,可这么多年过来,他一直觉得自己不配与兮夜并肩,他们之间终究还是差了太远。

倒是同为韩国人的Ben,他们语言相通。而且,Ben笑起来永远都是那么甜,那么温暖。

“那就请哥和我一起努力吧!”Ben不知道什么时候挨在Mystic身边,在他的耳旁说到。

另一边,957无意间看到这一幕,眉头轻皱,眼镜片上反射出一道凌厉的光。

TBC

[舅夜]只知花开(1)

      陈圣俊最近有些烦躁,尤其是看到队内小中单的时候。
      有种想要染回黑发的冲动。
       明明当时和女朋友一起做出这个举动的时候是那么毫不犹豫,现在却有些后悔了。
       他无聊的时候翻看赛事后的各种评论,虽然不能全部看懂 但总有几个很扎眼的字体来回跳动——
       “大舅子”“黄发”“菜”。
       其中也不缺乏心疼兮夜孤儿院长的。
       凭什么?他难道没有努力吗?
       现在越看苏汉伟越生气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 兮夜这几天过的很不舒服。
      他总觉得大舅子对他带着几分似有若无的敌意。
      搞什么嘛sbad!
      比赛输了什么的他也没怪他啊。
      就不能把心思多放点在rank上吗?
      打不得还骂不得!
      哪家ad这么菜还这么金贵啊!
     
      每当陈圣俊的眼神飘过来的时候,苏汉伟会毫不留情地瞪回去。
      你当你是谁啊, 苏汉伟心里想。

TBC

我到底写了些什么……
小学生文笔,见谅😳